遇到问题?

若您在浏览中遇到问题,请及时反馈给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帮您解决! 若您对我们网站有好的意见或建议,我们诚心请教,诚盼您的意见表。

拉美资讯 Latin News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拉美前沿视角

马杜罗执政两年,委内瑞拉为何愈加反美?

http://cn.lamei.biz 2015年03月12日 17:31

委内瑞拉现任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执政将满两年,现实证明,马杜罗继承了查韦斯对美国的强硬立场,但委内瑞拉面临的难题恐怕不仅仅是美国。

       再过一个月,委内瑞拉现任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就执政满两年了。
       马杜罗赢得大选之际,分析普遍认为他将面临三大挑战:对美关系、国内经济以及撕裂的民意。当时一些人表示,马杜罗多数时候言辞温和,不像前总统查韦斯那样语出惊人。
       两年后,现实证明,马杜罗继承了查韦斯对美国的强硬立场。但问题是,委内瑞拉面临的难题恐怕不仅仅是美国。
       “马杜罗很悲剧。”委内瑞拉知名专栏作家、畅销传记《乌戈•查韦斯》合著者阿尔贝托•巴雷拉•蒂斯卡认为,马杜罗只能把国内问题归咎于美国等敌人,因为改弦易辙就意味着承认查韦斯的遗产有问题。
持续反美
       眼下,委内瑞拉正与美国陷入马杜罗执政以来关系最为紧张的局面,马杜罗近期的一系列反美举动已近乎疯狂。
       3月2日,委外交部宣布,美国驻委使馆必须在15天内把工作人员数量减至17人。
       “他们有100人,我们却只有17人。”马杜罗认为,美国派出外交人员过多,违反了《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
       马杜罗同时宣布扣留数名美国公民,包括一名涉嫌从事间谍活动的飞行员,并且不再对美国游客免签。
       3月9日,美国总统奥巴马下令以侵犯人权和涉及腐败为名,对7名委政府、军队高官和企业高管实施冻结资产、禁止入境等制裁措施。奥巴马表示,委内瑞拉当前局势对美国国家安全和对外政策构成“独特和非同寻常的威胁”,宣布对委实施紧急状态。
       马杜罗回应,美国此举显示出美国计划军事入侵委内瑞拉、颠覆委政权的企图,为了防御来自帝国主义的袭击,维护国家和平与安全,他已向国民议会申请总统特殊立法权来维护国家和平与主权完整。
       10日,马杜罗甚至在电视讲话中表示,将于14日举行全国军事演习防范美国军事入侵。
       马杜罗与美国的交恶源自查韦斯时期,2010年起两国就不再互派大使级外交官了。
       两年前,在宣布查韦斯去世几小时前,马杜罗下令驱逐美驻委使馆两名武官,指责他们从事旨在制造委政局动荡的间谍活动。作为回应,美国随后驱逐两名委驻美外交官。
       查韦斯去世后,马杜罗表态认为查韦斯患癌很可能是“祖国的敌人”,特别是美国发动的“科技攻击”引起的。这与“反美斗士”查韦斯生前说法一致。
       随后,马杜罗作为查韦斯钦定继承人以微弱优势赢得大选,美国以委国内反对派要求重新计票为由拒绝承认选举结果。
       随后几个月,马杜罗多次指控美国企图破坏委国政府,包括试图暗杀他本人。马杜罗称,华盛顿可能在打击叙利亚的同时杀害自己。马杜罗甚至放弃前往纽约出席联合国大会,因为情报显示他的生命安全将受到威胁。
       委内瑞拉与美国的交恶甚至殃及委与他国关系。
       去年3月,马杜罗宣布与巴拿马断绝外交、政治和经济关系,并斥责巴拿马总统是“美国的仆人”。大约4个月后,马杜罗表态,委内瑞拉又与巴拿马重新建立了双边关系。
       今年2月,马杜罗指责美国副总统拜登在主持加勒比海国家能源会议时说,委政府所剩时间屈指可数,将被推翻,劝与会国领导人放弃支持马杜罗。
       美国对此予以否认,拜登办公室发表声明说,马杜罗“显然试图以这种做法分散(委内瑞拉民众)对国内形势的担忧”。
经济恶化
       马杜罗宣布与巴拿马断交那次,输掉两年前大选的反对党候选人恩里克•卡普里莱斯发表了与拜登办公室类似的表态。
       卡普里莱斯表示,(断交)此举又是政府将公众注意力从国内问题转移到别处的“不负责任的行动”,并称这种做法还会在今后反复使用。
       委内瑞拉经济结构单一,政府一半财政收入和超过九成外汇收入来自石油业;工农业生产不发达,食品和工业制成品供应短缺,大量基本商品依赖进口;马杜罗当选那年,委通胀率连续六年超过20%,食物价格一年内上涨80%,政府公布的失业率为7%。
       马杜罗上台执政半年多后,委央行公开的数据显示,该国前九个月累计通胀率达到49.4%,基本食品和药品供应严重不足。
       当时,马杜罗发表讲话称,白宫筹划通过破坏委内瑞拉的食品、电力与燃料供应,使其政府“崩溃”。紧接着,马杜罗宣布驱逐3名美国外交官,包括最高级别的大使馆代办,理由是这3人与“极右”势力密谋,试图破坏委内瑞拉经济和电网。
       随后,马杜罗推出一些改善经济的措施并表态说,美国和国内反对派数月前就悄无声息地向委内瑞拉发起了“经济战”,造成了当时国内物价飞涨、基本物资匮乏、外汇投机严重的局面,目的是破坏委国内经济正常运转、破坏社会和国家稳定。
       为此,马杜罗表示将采取包括严控物价和外汇在内的多项有力措施抵制美国和国内反对派联合发起的“经济战”。
       马杜罗也在国民议会获得了为期一年的特殊权力,根据这项特殊权力,马杜罗可在不经国民议会批准的情况下颁布法令以领导该国的“经济战争”。
       等到2014年9月,委央行干脆连续数月不公布官方经济数据了。法新社当时的报道称,除了价格受控的商品外,所有物品都是一天比一天贵。在超市,常常有柜台空无一物。人们经常要排队数小时或者等待数月,也买不到咖啡、糖或者卫生纸,甚至避孕套。
       由于国际油价猛跌,委内瑞拉外汇储备持续减少。委央行2014年底数据显示,该国外汇储备为213亿美元,外债规模则超过1100亿美元,有关委内瑞拉会债务违约的言论不绝于耳。
       马杜罗承诺委内瑞拉不会债务违约的同时,批评美国通过媒体战唱衰委内瑞拉,宣传委内瑞拉债务违约的可能性,是对委内瑞拉内政的粗暴干涉。
       2015年新年伊始,马杜罗表示,自1月1日起,他将竭尽全力领导一个特别机构,正面迎击针对委内瑞拉的经济战,打败试图限制委内瑞拉消费并拖垮该国的经济图谋。
巨大挑战
       两年前,有分析认为,委内瑞拉把石油带来的财富通过公费医疗、公共交通等形式分配给普通民众,是查韦斯留给马杜罗的政治遗产,大量拥护查韦斯社会政策的中下层民众成为马杜罗当选和执政的政治、社会基础。
       然而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底层民众享受到更多社会福利时,中上层的民众却日益感到不安。两年前,马杜罗仅以50.8%比49%的微弱优势战胜反对派候选人卡普里莱斯,就暴露了委内瑞拉分裂的民意。
       微弱的得票差距也引发了卡普里莱斯的质疑,他认为选举存在诸多违规行为,应当开箱重新计票。这种要求获得了美国国务院的响应。但官方选举委员会表示“这一结果不可更改。”
       反对派与马杜罗的支持者分别在全国各地组织大规模示威游行,引发多起暴力冲突,造成多人死伤。
       据联合国统计,委内瑞拉凶杀率位居世界第三,七成居民缺乏安全感,首都加拉加斯街头政府的支持者和反对者两派之间冲突不断。
       分析认为,经济发展滞后,贫富差距等问题得不到根本改善,是委内瑞拉社会矛盾层出不穷的重要原因。
       从去年2月开始,委内瑞拉反对派、青年学生和民众因对食品及基本生活用品短缺、通货膨胀等不满,发起了持续四个月之久的反政府示威,引发冲突,导致全国范围数十人死亡,几百人受伤,近两千人被捕。
       委政府以涉嫌煽动暴乱名义拘捕了两名属于反对派阵营的市长,并判其中一名10个月零15天监禁。
       去年底,奥巴马签署法案,把近50名委高官拉入黑名单,禁止向他们发放赴美签证,冻结他们的在美资产,美国认为这些人在平息上述示威活动时“侵犯人权”,并且“腐败”。
       那次示威活动被马杜罗定性为针对他所领导的社会主义政权的一次政变,得到了华盛顿的资助和指导。马杜罗在推特上发帖表示,自己是美国策划的“持续政变”阴谋的受害者,并提醒“全世界的政府和人民”警惕美国的计划。
       今年2月20日,马杜罗宣布逮捕涉嫌参与政变阴谋的首都加拉加斯市长莱德斯马。
       检方称,莱德斯马已经被控犯有阴谋罪,将被关在拉莫韦德军事监狱。在那儿,反对派领导人莱奥波尔多•洛佩斯已经被关一年。
       然而,即使马杜罗坚决奉行查韦斯的政治路线,试图让委内瑞拉避免崩溃,他仍遭到了国内左派人士的抨击。他们指责他背弃了让其登上权力高峰的社会主义遗产。
       去年6月,马杜罗解雇了计划部长豪尔赫·希奥尔达尼。希奥尔达尼是位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同时也是委内瑞拉金融改革计划的的总架构师,他简朴的生活方式和反对资本主义的信条让他赢得了“修道士”的绰号。他在发表于好几个网站上的长篇大论中,指责马杜罗破坏了查韦斯的成果,没能控制政府,暗示存在腐败和无能。
       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家马克斯·卡梅伦说,一旦马杜罗失去了意识形态上左派的支持,他将处于困境,很难继续推行旨在让国家从日益扩大的经济混乱中抽身而出的改革。卡梅伦说:“这是他面临的最大问题之一。”
       作为查韦斯的门生,马杜罗在查韦斯的“阴影”下已执政快两年,面临国内局势濒临崩溃的边缘,如何利用好查韦斯的政治遗产,同时团结左右两派的支持力量,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来源:澎湃新闻网

更多拉美最新资讯请关注微信号:LatamInfo 或扫描二维码
下一篇: 没有符合条件的记录 上一篇: 预测:巴西2015年经济负增长0.58% 为25年来最低